登錄 注冊 loading...

花瑤為什么這樣美

2019-08-12 16:14   來源:邵陽新聞網 作者:石光明
分享到:

虎形山的秋天似乎來得早些,山下的隆回縣城還是著短袖的初秋,山上卻已是穿夾衣的深秋了。踩著漸濃的秋風,我隨“湖南作家瑤鄉行”采風團又來到虎形山。       

平均海拔1300米的高山臺地上,飄帶般的鄉間公路在群山上盤旋行走。視野極遼闊,不像在山里,卻似在海邊。雪峰山腹地的崇山峻嶺涌動著波濤向天邊卷去,斜陽下飄出炊煙的吊腳樓木板屋,如葉葉小舟在波谷浪尖上漂泊,似點點音符在蒼茫天籟的旋律中跳躍,又好比串串回聲在藍天白云下共鳴。盛夏時曾經裝點漫山遍野的金銀花,已被采擷入人們的記憶。秋熟的稻黍調和著秋陽的斜照,將金黃的色彩層層疊疊涂抹在遠遠近近的梯田,如同束在花瑤女子腰間的彩帶,沖擊著人的視覺和想象。

這里是我國瑤族獨一無二的重要分支花瑤的聚居地,也是集自然生態風光與花瑤民俗文化于一體的國家級風景名勝區。瑤族是支系最多、稱謂最多的少數民族。有研究說,其自稱有近百種之多,而他稱更多達450種以上。如按居住地來稱的高山瑤、平地瑤,按生產特點稱謂的過山瑤、開山瑤、茶山瑤,和崇拜信仰有關的盤瑤、榜瑤,與服飾有關的青衣瑤、白褲瑤、花瑤等。繽紛多彩的自稱和他稱,折射出散居各地的瑤族支系經濟文化的發展不平衡,體現了異彩紛呈的地域文化特征。瑤族是一個以遷徙頻繁、分布廣闊而著稱的民族。循著山嶺的脈絡,我的思緒走向瑤族文明史的深遠處。蚩尤是傳說中的苗瑤先民的祖先。瑤族多自稱“尤”。遠古時,蚩尤部落集團的發祥地大約在今渭河和江淮地區。在數千年的文化摩擦、資源爭戰中,在氏族部落大分化、大改組、大融合的洗禮下,先后衍化為與堯、舜、禹同時的“三苗”部落聯盟、秦漢之際的盤瓠部落集團,并逐漸往西南遷徙。其中來到江漢與洞庭、彭蠡地區的部分被史料稱為“荊蠻”,后來又衍變成長沙蠻、武陵蠻、五溪蠻和梅山蠻。南北朝梁時,首次出現“莫徭”的族稱,“零陵、衡陽等郡,有莫徭蠻者,依山險為居,歷政不賓服”。隋唐時,“莫徭”活躍在湖湘大地的大部分地區。杜甫就有詩寫道:“歲云暮矣多北風,瀟湘洞庭白雪中。漁父天寒網罟凍,莫徭射雁鳴桑弓。”宋代以后特別是明朝統治者的壓迫和圍剿,迫使瑤族向邊遠的南嶺山區徙居,“進山唯恐不高,入林唯恐不深”,高山成為瑤族最可靠最安全的地方,成了他們的靈魂所托,生命所依。

經過無數次風雨遷徙,我國的瑤族目前主要星羅棋布在南嶺山脈的高山里,人說“南嶺無山不有瑤”。為什么花瑤這一支會居住在雪峰山脈?想問個究竟。據說,花瑤是過山瑤的一支。當年花瑤的先民為躲避統治階級的圍攻鎮壓,輾轉遷徙于浙、閩、贛、黔數省,又順沅江而下,來到湘西南,進入雪峰山東北麓的原始森林,在崇山峻嶺中隱居下來,開墾梯田,過著封閉的農耕狩獵生活。流離遷徙的過程,每一步都流淌著血與淚。我們上虎形山,必須經小沙江。小沙江并沒有江,幾百年前,這里曾是封建王朝屠殺花瑤人民的沙場,地名因此而得來。離小沙江不是很遠的紫鵲界,至今保留了不少與瑤族有關的地名,但已沒有一戶瑤民,我想,那里一定也是花瑤遷徙過的地方。當車過小沙江時,盡管秋陽正艷,但我的心頭卻壓著一塊烏云,沉重的要下一場雨。由于長期與外界隔絕,其風俗文化如封壇酒一樣積淀,窖成了淳厚、古樸、粗獷、奔放的民風。與其他瑤族分支不同,花瑤不知道祖先為盤王,只祭巨石、拜古木。當千家峒的瑤族祭盤王,跳長鼓舞時,花瑤在過自己傳統的“討念拜”和“討僚皈”節日,唱自己那穿透歲月振奮山林的嗚哇山歌。花瑤女子尤其愛美。她們的服飾色彩斑斕,艷如花朵,火辣搶眼。最引人注目的,是花瑤女那狀若葵花大如斗篷火紅的花頭巾,和圖案精美的挑花筒裙。“花瑤”的族稱由此而來。花瑤女出行,猶如束束耀眼的山花閃動在綠意盎然的山野。說話間,幾朵花兒飄然而來,正是幾位美麗的花瑤姑娘,是鄉政府派來導游的。 

忽然想起了著名工筆畫家陳白一。我對花瑤的了解,是從陳白一的畫開始的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陳白一曾兩度上虎形山采風寫生,創作了一批反映花瑤風情的人物畫,他筆下的花瑤女子,既有古典的豐韻,又具大山的野性。長期被大山幽閉,差點被民族史遺忘的花瑤,跟著陳白一的畫展,煥發著美麗走出大山,走向世界。虎形山的神秘,花瑤女的美艷,讓畫家深深的著迷,他用心傾聽瑤山的壁腳,飽蘸春花秋風的絮語,把山間歲月的舂米謠以工筆重彩向人們吟唱。遠遠地看見大托石瀑了,氣勢磅礴,摩天而下。陽光在巨大的峭崖石壁上閃著銀鱗向下傾瀉,再沒入崖壁腳下的一片竹林,仿佛濺起一潭綠濤,掀動一堆堆巨石,沿著寬闊的山谷,繞過木屋,跳過梯田,往遠處生長著郁郁蔥蔥原始次森林的大峽谷流去。沒有震耳的瀑聲,四野靜靜的,襯托著大石瀑的流淌。詩人陳惠芳驚嘆:“啊!大山的淚痕。”他讀到了瑤山的歷史,讀懂了花瑤的心魂。我們一行中,年齡最大的是譚談。這位從古梅山的彎彎山道走出,又以那本《山道彎彎》感動過幾代人的老作家,今天走在石瀑底下仍然原始坎坷的彎彎小路上,腿腳依舊矯健。我與閻真緊隨其后,原想左右護衛,卻被拉下十數米。繞過巨石堆,穿過翠竹林,來到萬仞石壁的底邊,分明感觸到了大石瀑的起伏涌動。仰望陡峭的石壁,找個平緩處小憩。導游的花瑤姑娘在石瀑上嫻熟地行走,翩若凌波仙子。看看閻真,氣定神閑的樣子,想必心底又是一汪滄浪之水,漣漪泛起,合著蒼山如海的潮汐,沖刷著歲月沙灘,撫平花瑤的歷史傷痕與滄桑。 

 

花瑤人愛蒼山,更愛古樹,不僅是愛,準確地說是頂禮膜拜。是啊,高山密林幫助他們的祖先躲過了刀光劍影的追殺,為他們提供了賴以生存的各種生活資源。古樹是他們的保護神,他們也視古樹為生命。虎形山上有古樹就有人家,有人家必有古樹。踏進崇木凼花瑤古寨那片古樹林,深深感受到花瑤古樹崇拜的宗教氛圍。整個山嶺上,數百年樹齡的古樹比比即是,蓊郁蔥蘢,氤氳著超越自然和時空的綠意。林邊路旁,立著一通石碑。湊近細看,有清朝光緒九年的碑刻。百多年來的雨打風蝕,碑刻字跡已漸模糊,但“永遠蓄禁”四個大字,穿透歷史,依然遒勁有力。碑刻后的故事,讓秋風秋葉翻讀,依然美好動人。為保護古樹,花瑤人立下誓約,如有誰砍伐一根樹枝,全寨人都相約去砍伐者家里大吃三天。這一著比現在的罰款更厲害,更管用,誰也不想因一根樹枝把家當吃窮。因此,這里的樹木哪怕枯朽倒地,也不會有人拖回家用,任其在山野雕塑蒼茫,啟迪生靈。據說,上世紀全民動員大煉鋼鐵的年代,有領導指令崇木凼伐樹燒炭,當運輸薪炭的工作組上山來時,只見花瑤人護衛著每棵古樹,“要砍樹除非先砍人!”聲聲呼喊震撼山岳,古樹林得以幸存。花瑤人至今保持著“寄樹認父”和“祭樹消災”的習俗。山歌林里那株盤根如屋蓋的古樹,枝條掛滿了紅布條,寄托著遠近村寨花瑤人的虔誠和禮拜。繁枝茂葉飄搖的深處,響起高亢古樸的歌聲。那原生態的悠長甩腔,如一群群高飛的山鳥,在呼嘯的鼓樂追趕下,“嗚哇嗚哇”飛旋而來。正是列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花瑤“嗚哇山歌”。尋聲而往,密林中四位老人精神矍鑠,鑼鼓鏗鏘,引吭高歌。領唱的恰是年逾古稀的陳世達。我一直想尋訪這位領取國家津貼的非物質文化傳承人,是他把花瑤的勞動號子唱成了“民歌中的絕唱”,把花瑤在遷徙流離中尋找家園的呼號唱成了新生活的頌歌,把原始古樸的花瑤山歌從虎形山唱到了北京的金山、唱到了寶島的阿里山。聽他一解說,才知剛才讓我們如醉如癡的曲調,就是他獲得“薪傳獎”的《百只蜜蜂飛過街》。你聽:一百只蜜蜂飛過街/就有九十九只冇回來/打發一只回去報個信/它扯起一翅飛過湖南湖北廣東廣西云南四川/轉身一步飛到寶慶城里的寶塔尖子蒂拱(角落)跺(蹲)起/腳趾翹起/腦殼溜(偏)起/眉毛鏟起/舌子伸起/衣毛豎起/翅膀灑起/吃吃叭叭/吃吃叭叭/吃吃叭叭/一翅嗚哇嗚哇篩/十八哥少年乖/蜜蜂飛進了揚州街/嗚哇嗚哇嗚哇......中午多喝了兩杯米酒,幽默率真的姜貽斌多了一份童趣,忽地昂頭大聲說:我也變成蜜蜂了,飛出了樹林,飛上了山嶺,飛進了春風,去采擷大山的激情,為花瑤釀造幸福和歡樂。

早就聽說,作為國家非物資文化遺產的花瑤挑花美倫美奐,被著名文學家又是文博專家的沈從文盛贊為“世界第一流的挑花”,于是乎,總想見識這深藏不露的挑花工藝,這回如了愿。在嶺上樹林中的空地,夕陽透過密密的樹葉,把無數斜斜的光束投在地上,投在幾位正挑花的花瑤女子身上,高大的古樹,盛裝的女子,柔和的陽光,對比的色調,構成了一幅絕美的畫圖。花瑤女挑花,不需畫稿,全憑得于心、會于意的想象,妙手神韻。挑花畫面黑白分明,構圖對稱,造型夸張,紋樣古拙,極富裝飾性。十幾幅挑花作品掛在樹間,似一個小型展覽。夸飾了挑花女的驕傲,晾曬著花瑤女的箱底。瞧,乘龍過海的波瀾壯闊,朗丘御敵的壯懷激烈,挾著陣陣歷史風云從眼前飄過。還有雙蛇戲珠,二虎嘯天,花瑤人與自然和諧相處,染綠了千百年的時光。女作家、副刊編輯方雪梅癡迷了,一張張拍照不算,還定定地看著不走,興許想從花紋里挑出幾個病句錯字來。夜幕降臨虎形山,但是花瑤古寨還沒有睡意。寨前寬敞的空坪上,篝火燃起來,鑼鼓已敲響,驅趕著入夜的秋涼。寨子里的男女老幼從四面八方匯聚攏來,與遠來的游客一起編織篝火晚會的歡笑。看著,笑著,我的思緒也在歌聲中舞動。不禁感嘆:花瑤為什么會這樣美麗?為什么很少留下傳世文章?坐在身邊的評論家何力柱似答非答:其實,虎形山花瑤不需要文彩來妝扮,她本身就是一篇美文。 

責任編輯:張敏

版權聲明:邵 陽 新 聞 網 版 權 所 有 ,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
安徽快3 阳高县 | 年辖:市辖区 | 化德县 | 青田县 | 孙吴县 | 和田市 | 博野县 | 康定县 | 怀柔区 | 佛冈县 | 新竹县 | 湘西 | 怀宁县 | 盘山县 | 北宁市 | 肇东市 | 开远市 | 江北区 | 宣武区 | 定西市 | 太和县 | 烟台市 | 香格里拉县 | 禹城市 | 山丹县 | 苏尼特右旗 | 金川县 | 德格县 | 普宁市 | 富阳市 | 德清县 | 冷水江市 | 天台县 | 天祝 | 扎兰屯市 | 玉环县 | 喀什市 | 福州市 | 九龙坡区 | 普宁市 | 鄯善县 | 兰坪 | 林口县 | 广南县 | 宜良县 | 弥渡县 | 闽侯县 | 高尔夫 | 富川 | 海伦市 | 比如县 | 密山市 | 灵石县 | 潞西市 | 阜康市 | 海阳市 | 梁平县 | 治多县 | 应用必备 | 江城 | 繁昌县 | 慈溪市 | 六盘水市 | 五家渠市 | 峨眉山市 | 镇江市 | 东辽县 | 历史 | 苍山县 | 溧水县 | 河北省 | 泸溪县 | 白水县 | 青冈县 | 诸城市 | 涞源县 | 漳州市 | 金乡县 | 宁晋县 | 铜陵市 | 准格尔旗 | 元阳县 | 威远县 | 浦县 | 榆林市 | 内乡县 | 和顺县 | 汕头市 | 阿尔山市 | 阜南县 | 芦山县 | 平舆县 | 嘉兴市 | 德兴市 | 合川市 | 黄平县 | 黄陵县 | 绿春县 | 监利县 | 晋江市 | 白城市 | 万全县 | 怀化市 | 信阳市 | 肥城市 | 房产 | 阿克苏市 | 徐州市 | 璧山县 | 合水县 | 榆社县 | 清流县 | 肥东县 | 漳浦县 | 周宁县 | 舞钢市 | 全南县 | 庆安县 | 汽车 | 孟津县 | 呼和浩特市 | 鹿泉市 | 琼海市 | 梅河口市 | 封开县 | 玉环县 | 泸州市 | 怀安县 | 定襄县 | 治县。 | 耒阳市 | 古丈县 | 宁远县 | 鹿邑县 | 临安市 | 五寨县 | 南木林县 | 永兴县 | 塔河县 | 吉木乃县 | 宣恩县 | 五台县 | 监利县 | 三都 | 青海省 | 永城市 | 怀集县 | 班戈县 | 西和县 | 华阴市 | 瓮安县 | 沾益县 | 濮阳市 | 河曲县 | 罗甸县 | 丰顺县 | 文成县 | 紫阳县 | 金坛市 | 陕西省 | 赤峰市 | 上高县 | 方城县 | 冕宁县 | 陇南市 | 中西区 | 临夏县 | 屏东县 | 桑日县 | 苍溪县 | 池州市 | 讷河市 | 班玛县 | 渝中区 | 张家界市 | 砀山县 | 临夏市 | 沛县 | 含山县 | 屯门区 | 宝应县 | 兴宁市 | 织金县 | 横山县 | 元江 | 台江县 | 彭州市 | 拉萨市 | 柞水县 | 象州县 | 古田县 | 屯留县 | 大理市 | 南昌县 | 鲁甸县 | 星子县 | 清水县 | 临江市 | 确山县 | 清水县 | 武穴市 | 乌拉特前旗 | 宜良县 | 三门县 | 秦安县 | 广饶县 | 龙州县 | 奇台县 | 周口市 | 沙湾县 | 南召县 | 和政县 | 四平市 | 卢氏县 | 东明县 | 蓬溪县 | 八宿县 | 略阳县 | 大方县 | 遂昌县 | 庄浪县 | 慈利县 | 亳州市 | 承德市 | 阿坝县 | 左权县 | 东阳市 | 南靖县 | 石门县 | 尉犁县 | 阿克苏市 | 英超 | 道真 | 吉木萨尔县 | 奈曼旗 | 河北区 | 米林县 | 宣汉县 | 宜都市 | 罗源县 | 渭源县 | 禹城市 | 分宜县 | 洛浦县 | 融水 | 高阳县 | 武平县 | 宜昌市 | 屏南县 | 天镇县 | 丰原市 |